阅读历史
换源:

891.拜年

作品:最爽新人生|作者:老眼儿|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20-01-14 21:52:53|下载:最爽新人生TXT下载
  第二天,果不其然,网上又是各种春晚不好看的声音。

  尤其是微博,热搜榜前五都是和春晚有关的内容,排名第一的,就是春晚越来越不好看的微博。

  年年都有人这么说,那么真的是春晚变差了吗?也不见得。

  那么这种说法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呢?已经没法考究了,基本上年年都有,有几个年份,这种说法更是比较集中。

  那么春晚为什么不行了?有有人说是从赵丽蓉老师和陈佩斯老师里开出为难开始,春晚就不行了;也有人家说是从本山大叔离开春晚开始,春晚变的不行的;也有人说是从互联万开始告诉发展,春晚就变得不好看的;更有人说,春晚是从开始各种歌功颂德开始,就变得无趣的……

  其实要让周方远说,春晚一直就没有变过。

  或者说,春晚的各种变化都是情理之中的,观众觉得不好看,原因是很多的。

  老一辈艺人的退出,确实是其中一个因素。尤其是当年的那些老艺人,哪一个不是浑身本事?随便俄一举一动,一个眼神一个姿势,就能带来与众不同的笑果,这是经验的积累,年轻演员不是说天赋好或者足够努力就能赶上的,那是需要时间积淀的。但前辈艺人的老去是事实,这是谁都不能阻止的。可话又说回来,难道年轻的艺人就真的没有可取之处了吗?也不见得,只是有些人一说起老演员就各种推崇,一说起年轻演员就各种排斥,殊不知,一般有这种想法的,还尽是些年轻人,也不知道如果在他他们的工作环境里,有人按照他们的说法来对待他们,他们还不能接受。

  扯远了。

  老一辈艺人落幕,这是原因之一。

  互联网的崛起,也确实是对春晚的一个重要打击。

  看看观众们对历届春晚不满的方向吧,几乎年年都有语言类,语言类节目在尽可能逗笑观众的同时,却又很容易被区别对待。唱歌唱的一般就能接受,相声或者小品没有笑点不行,那么问题来了,一个新段子,是那么容易能写出来的吗?写段子不难,但是写出来的东西既要搞笑,又要有意义,起码要有一定的内涵吗,针砭实事或者粉刺某些不好的现象什么的……作家也不是神俄,不是说些就能写出来的,那是需要灵感的。

  而偏偏如今是互联网大发展的年代,各种新鲜事儿在网上层出不穷,各种段子更是你方唱罢我登场。

  就那么几个语言类节目的作者,又如何能够和全国几千万脑洞大开的网友相比?可偏偏,脑洞网友写出来的段子,春晚节目不能用。不用,最多被说无趣;用了,又被人发现了的话,那就是赤果果的抄袭了。可你偏偏还不知道这个段子的原作者到底是谁,想要买版权都做不到。

  结果就是什么呢,语言类节目单俄作者们,还是只能依靠自己的基本功去写作。可问题是,无数的观众,早已经经受了互联网胆子的熏陶,久而久之,笑点都提高了不少。很多以前看到会觉得可乐的节目,现在再看反而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不是春晚不行了,是你的审美不同的,要求变高了。

  至于说最后一点,也是最为人诟病的一点,歌功颂德什么的,周方远翻到觉得没什么,谁告诉你晚会节目就没有政治需求了?你以前看不到,不代表就完全没有,只能说在不同时期,政治宣传的内容也不一样。以前,我们需要宣传社会上一些不好的东西,当然这个宣传,主要目的是让大家认识到那些社会黑暗面的可怕和危害,让老百姓能主动分辨各种陷阱和骗局,总的来说,还是为了老百姓。

  至于说陷入及你的歌功颂德,那也是政治需求,毕竟国家发展到了今天,做出了太多的成就,如今正是和全体国民分享,怎强民族自信心的重要时刻,所以歌功颂德是非常必要的,不和么做,你能了解国家的那些大动作吗?不能,或者说很难。而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更重只要有机会就玩命的往死里黑,这几年尤其明显,春晚的改变,也算是一红应对了。

  然而这里的点在于,有些人,自以为明智,自以为看到了点东西,就有好像已经了解了整个世界一般。往往越是这种人,越是对贵歌功颂德模接受不了,每每看到相关画面,就跟踩着他尾巴似的,上蹿下跳,唯恐天下不乱。周方远很想问,既然国外这么好,你为什么不赶快出国呢?当然出不了国了,这种人就是最典型的键盘强者,生活悲哀,穷的泡面都快吃不起了,还整天替联合国操心呢。

  ……

  总之,春晚是有变化,但总的来说这些变化都是好的,偶尔有一些大家不太喜欢的东西,也请大家多多了解。毕竟,春晚面向的是全国十几亿以及全世界华人华侨的,照顾的人方面多了,就难免有些顾此失彼,这太正常的。更何况,春晚的变化还是不少的,起码舞台的,舞美啊,音响啊,基本上年年都会更新,你能说这些改变也没用吗?当然不能了。

  另外,还有人说春晚的导演不行……这个就更加搞笑了,你知道人家是干嘛的就敢说这个话?

  今年春晚的导演郎导,毕业于京城音乐学院,央妈电视台高级编辑,大型节目制作中心主任,博士学位研究生,传媒大学客座教授,我国百佳电视艺术工作者。曾获德艺双馨艺术家、文化名家暨“四个一批”人才等称号。

  他还曾获全国电视文艺“星光奖”特等奖及优秀舞美设计奖和灯光设计奖。参与开创《综艺大观》栏目,任导演及制片人。连续三年获全国电视文艺“星光奖”的“优秀栏目奖”。曾五次执导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分别为1991年、1994年、2005年、2006、2009年等。还导演过近百台国家级大型晚会,多次荣获“星光奖”、“彩虹奖”、“金鹰奖”、欧广联大奖等奖项。一手创办了央妈音乐频道,创办《星光大道》、《全球中文音乐榜上榜》等栏目,央妈夏季音乐周、民族器乐电视大赛、钢琴小提琴大赛、光荣绽放十大系列音乐会、中英文双语元旦晚会、中英文双语中秋晚会、手拉手等品牌节目。创办《朗读者》、《中国民歌大会》等节目任艺术总监。

  这样一个人,你说他水平不行?太可笑了,这样的人水平不行,什么人水平行?键盘侠吗?

  周方远没有真正和此人接触过,但他从别人口中听过很多次这个名字了,郎导的水平,绝对是顶尖的,即便是放眼全球,也属于最顶尖的一层。

  所以那些质疑郎导水平的人,完全就是故意吹毛求疵,没有半点可取价值。

  春节结束,并不意味着这个节日就已经完全过去,后面还有元宵节呢,而且春节正是大家拜年的日子,尤其是初一初二初三这会儿三天,全国人民都是在这几天的时间里拜年的。周方远的电话一整天那就没有休息过,他一共有三台电话,其中一抬是纯粹工作用的,这时候翻到清闲了。另外两台,买一台往外打,一抬及电话,忙的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他也给所有重要的人打过去了电话,比如说一些合作伙伴,比如说一些重要地市的主政官员等等,还有就是一些朋友,也要照顾到位……就这,还不算他今天给亲戚拜年的事情呢。

  一大早,周方远就开着车,载着自己的父母,一起给亲戚们出去拜年。

  照理说吧,按照北桐这边的风俗呢,没结婚的人,不论男女,都是不用出去拜年的。因为你没结婚,理论上你就还是个“孩子”,还做不到独当一面,不用,且也没资格出去拜年。但周方远的情况自然就不同了,现在早就不是讨论他有没有资格拜年这事儿了,而是大家都在等着他拜年。长辈呢,是觉得面上有光,不管咋说,这是自家的孩子啊。中年人呢,想法比较复杂,这里就不多说了。年轻人呢,两种想法。

  一个就是比较崇拜的那种,不管是年长的还是年少的,只要是同龄人,就难免会拿周方远和自己做对比。

  对比之下,感觉周方远特别了不起的,就难免对他有些崇拜,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他。另一种,就是羡慕嫉妒恨的综合体了,周方远这种别人家的孩子,从来都是不缺少仇人的,甚至都不需要他自己去拉仇恨,自然有无数的父母替他拉好仇恨了。

  所以没到一户亲戚家,周帆远的感觉都特别复杂。其实面对爷爷辈的长辈们还好,人家也就是拉过她的手,说说话而已。但遇到父母那一辈儿中年人,有时候就不那么简单了。各种试探和询问,各种尝试……让他苦于防范,他必须打起精神来,不能有任何松懈。既然决定不搞家族企业,那就不能随随便便往里面放人。其实远方集团一直对外都有招聘渠道的,而且是常年开启的,真有本事的话,直接去报名面试就可以了。远方集团的人才缺口永远是有的,个别岗位的缺口还很大呢,甚至像是水电工这样的职业,集团内部需求量也不少、

  想上班,直接报名不就可以了?

  托关系,走后门的,无非就是两种情况,第一,是希望能够得到特殊对待的,这一点,周方远其实早就想好了。如果是自家亲戚,如果真的能进入集团工作,那么给一些特殊待遇是可以的,比如说工资等级往上提一提,工作级别还是那样,但工资级别可以上升啊,总之不会亏待自己人就是了。如果不是为了特殊待遇,那么就只能是另一种可能了,对方根本没本事。

  没本事,知道自己应聘考不过,就想要走后门……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集团不养闲人,不养懒人,任何人,如今想要进集团工作谁都只有这么一个办法,就是应聘入职。做不到的人,那就干脆别进来好了。周方远可不会因为一颗老鼠屎,就坏了自己的一大锅肉汤。

  所以对于这些中年人亲戚,他全都是笑面以对,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年轻人的话,其实是相对来说最好相处的,只要主动往他这边凑的,就说明是比较亲近他的。你看那些咬着牙,瞪着眼,站在远处求安慰的少年人,周方远看一眼就不在多看了。求安慰,找你爹娘去,想吃奶找你爸妈去,谁有那个闲工夫搭理你?

  一上午转了三个亲戚家,期间大了无数的电话,周方远都累了。

  正好他们这一站是四爷爷家,四爷爷,就是后来相认的这个四爷爷,虽然一开始是挺生疏的,也正常,毕竟之前从来还不知道有这么一支亲戚在嘛。这么几年的相处下来,其实双方的关系已经相当不错了,更不要说,他还和人家的外孙女这样那样了,于情于理,都该过来看看的。

  而且他也有段时间没见着明珏姐了,不得不说,是有些想她了。

  一家人停好车,上楼。

  然而刚一进门,眼前的景象就让他们有些愕然。

  之间一个还算大的客厅里,忙忙活活的都是人,大家端盆的,送水的,一副忙碌的样子。四爷爷半倚在沙发上,眼睛眯着,嘴里嗯嗯啊啊的。

  看到他们进来,自然有人过来照顾。周方远也看到了杨明珏,小姑娘眼睛怎么是红的?

  他有些奇怪,可现在没法问,走上前去,给四爷爷拜年。结果这一拜年他才发现,四爷爷怎么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握着他的手也抖得厉害,而且身体……好虚弱啊,和几年前那声粗气壮的男人相比,完全就像是换了个人?不,甚至和去年中秋相比,都变了好多好多。

  拜见过老爷子,他退出人群,杨明珏已经在旁边等他了,一看到他过来,就立刻扑进了他的怀里,也不管周围是不是有人在看着他们。

  “姥爷他,姥爷他的脑子,不行了。”

  杨明珏一开口,就是如此劲爆的一句话,登时便把周方远给震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