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七百一十四章 第一楚家(二)

作品:灵天幻梦|作者:青檐阁主|分类:综合类型|更新:2020-02-14 16:50:54|下载:灵天幻梦TXT下载
  永生难忘的教训?宗师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有点不太明白,自己现在丢了一条胳膊,难道不算是永生难忘吗?

  安小语看着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摇头说道:“你的胳膊废了,只是对于你来说永生难忘而已,但是其他的人依然还是可以肆无忌惮地去办事,你的胳膊没有,对他们有什么实质性的威慑力吗?没有!”

  这个宗师顿时脸色大变,大声喊道:“你要……”

  然而就在他还没有说完的时候,一根手指突然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点在了他的眉心。

  完蛋了,完蛋了!他的心里这样想着,突然就感觉一阵恍惚,身体就变得轻盈起来,他诧异地看到自己的面前突然就出现了五个同样的自己,还有一个金光闪闪的小人夹在这五个人影当中。

  那是我的真灵?宗师顿时大惊失色。

  真灵是武修动用法则的根源,只有将神魂凝聚成真灵,才能够沟通天道,使用天地法则,所以武修从不会暴露自己的真灵,因为一旦真灵受到了损伤,就算不会因为神魂溃散而死,道行也会受到极大的损伤。

  但是现在,安小语就这样轻轻地在自己的额头上点了一指头,然后莫名其妙地,自己就变成了五个人影,真灵**裸地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这简直是……令人智熄的操作。

  所以这是什么鬼?

  不只是宗师自己,就连旁边的人,在看到安小语将对方打成六位一体状态的时候,都是震惊了一下。这样诡异的手段闻所未闻,而且安小语做的如此轻描淡写,看来是熟练的不行。

  就在这个时候,安小语伸手一把就抓住了宗师的真灵,那个凝聚成一座类似神像一样的金色小人,代替了神魂表象层面的那一位身体,安小语将它捏在手中,饶有兴趣地看着说道:“这就是真灵?”

  “你要干什么?”宗师顿时就慌了。

  安小语的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丝邪魅的笑容,手上的能量顿时喷薄而出,真灵的神像上顿时浮现出一道道纵横的裂痕。

  “哇!”宗师一口鲜血喷出来,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如同乞丐一般哀求着:“不要杀我!饶我一命!求求你!饶我一命!我只是……”

  “放心。”安小语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五个人影,冷声说道:“我无权审判你的生命,因为你的生命在法律的审判范畴之内,但是,我可以审判你的其他东西,比如……”

  手上稍微用力,安小语彻底捏碎了宗师的真灵外壳,力道把握得非常精妙,只是破坏了真灵的表层,而没有伤害到整个神魂最本源的位置。

  宗师再次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生命七夕都开始委顿了下来。

  而失去了外壳支持的真灵,瞬间就碎裂了开来,神魂能量从外壳里面挣脱出来,重新化为了六位一体当中的一层,变成了正常的神魂。

  安小语低头看着痛哭流涕的宗师说道:“这就是我给你们的教训!彻底剥夺你入神境界的所有修为境界,将真灵重新打成神魂状态。我不知道你修行到如今花费了多久的时间,但是不管是什么人,只要帝国的法规还没有出台,只要我发现你们对普通人采用任何卑鄙的手段,我就会对所有宗师以内的修行者做出同样的审判,这是我作为以神入道唯一传人的权利和责任。”

  抬起头来扫了一圈周围的士兵,士兵的枪口顿时都不敢对准安小语了,赶紧往下挪了几分。

  “我想,帝国应该会同意我的做法。”安小语说着,转身就离开了现场,只留下了一群震惊的士兵和两个半死不活的武修,以及一众心潮澎湃,正在将视频转发到各个网站,告诉其他普通人他们终于有了主心骨的兴奋围观者。

  看着安小语离开,围在周围的警戒士兵面面相觑,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按部就班地将两名宗师给送到了医院,然后向上面汇报了这里的情况,结果得到的只是一个待机的结果。

  而安小语为普通人出头,惩治宗师的视频,已经传到了各大网站,被疯狂转载,所有普通人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都是瞬间松了一口气。他们终于在这个危险的世界里,找到了安全感的寄托。

  与此同时,在仲家的小屋里,五个老头与之前一样坐在里面,其中一个满面愤怒,而另外的四个老头儿则是一脸的平淡。

  愤怒的老头大声地问道:“拿到就眼睁睁地看着安小语这样对付我们的人?那可是我们仲家培养出来的宗师!虽然他不姓仲,但是就这样被人当场废掉,而且还传得网上到处都是,我们的颜面何存?”

  坐在他旁边的老头看着他说道:“安小语做的这件事情,我们挑不出任何毛病来,本来我们以为,安小语无非就是暗中报复,没想到她居然如此光明正大地对我们的人进行审判。”

  “她既然公然和我们作对,那我们就不用姑息!”愤怒的老头拍了桌子。

  旁边这位劝解道:“十七,这么多年了,你的脾气怎么都没有变过?九哥劝你一句,安小语这件事情,我们没办法出气。就像安小语说的,帝国应该愿意看到这个结果,愿意看到有一个人,能够在正规的法规完善之前,约束所有的修行人,防止乱象的产生。”

  “难道我们就不是为了帝国吗?”十七老顿时瞪圆了眼睛。

  九老马上说:“这世上本就么有对错之分,只有在什么时候做了什么事情,我们既然做出来了,既然想要试探一个结果,现在结果出来了,我们无论如何也只能接受,毕竟安小语做的,也无可挑剔。”

  另一边的五老也开口说道:“安小语公开说了,她没有权利审判修行者的生命,因为公民的生命都在法律范畴之内,但是修为并不在法律规定当中,所以她剥夺了对方的修为,起因是对方对普通人使用威压震慑,这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帝国不可能用这样的理由对安小语出手。”

  “哼!”十七老终于没有再说对付安小语的事情,恨声道:“如果不是为了……现在我们哪需要用这样的手段?只希望楚家的那个小子,给我争气点儿!这次居然让身修抢了先……”

  “十七!”坐在坐上手的老头突然开口说道。

  十七老顿时意识到自己的措辞不当,赶紧低下了头说道:“大哥,我说错了!”

  大老也并没有苛责,只是点了点头。

  旁边的二老警告道:“十七,我知道你的脾气暴躁性子直,但是这样的话当着我们的面说说也就算了,切不要被楚家听了去。楚家的事情,还不是我们能够说三道四的。”

  “二哥教训的是。”见到两位兄长都发话,十七老也没有继续说什么。

  二老继续说:“据上一次仲灭带回来的消息说,安小语的身边有一只巨大的雪狼,雪狼身上的寒冰法则威力恐怖,只是触碰了一下,几乎让他全身都被冻结,连法则都会被冻成实质,到现在仲灭手掌上的伤还没有痊愈,你们有什么看法?”

  九老说道:“霜狼?”

  五老说道:“霜狼不是在……是了,安小语是灵尊的弟子,灵尊的东西自然是要传给自己的弟子的。”

  二老点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想,不管安小语身边的到底是真的霜狼,还是霜狼的分身或者其他的东西,我们活到如今,也从未见过霜狼的真实威力,只是家族口口相传,不管是灵尊还是霜狼尘狼,都不能够力敌。所以安小语这个人,终究还是不能用武力强行胁迫的。”

  “难道就让安小语这样跟我们作对下去?”十七老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安小语不会一直和我们作对的,她只是在报仇而已。”五老说道:“仲灭因为仲花燃和安小语的冲突无可避免,但是后来马童明的事情仲灭做的还是有点昏头了,被仇恨冲乱的头脑。”

  “把他撤回来冷静冷静,顺便给他治伤。”二老下了定论。

  “那调查组那边……”九老问道。

  “让仲无辜去,仲无辜的天资并不好,今生修行也没有多高的成就了,或许止于持身不能彻底掌控法则都说不定,让他去发展一下,以后多一个人和仲灭协同,上个保险。”

  二老说完,这件事情就算是已经定性了。

  当天晚上,仲灭就从外务当中被召回,据说是因为身上有旧伤很难治愈,被家族的长老给叫回去养伤了。仲无辜则暂时顶替了仲灭的位置,将调查组的事情接手过来。

  当然,也包括仲花燃。

  仲花燃躺在坚硬的床板上,丹田和浑身经脉的疼痛阵阵传来,让她咬紧了牙关。这些天她几乎都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痛楚,但是只要稍微一动,那种钻心的疼痛,依然让她浑身无力。

  这个时候,一串脚步声从门外传来,来到了监禁所这个漆黑的角落。

  送饭的?今天有点早了吧?仲花燃没有动,每一天来送餐的人,她都从没有理会过,也没有转过头。她现在不想见仲家的任何一个人,更是已经没有必要理会他们的态度。

  但是今天放下餐盘的声音却没有想起来,脚步就停在了门口的位置,没有离开。正当仲花燃开始疑惑到底是谁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来:“我们又见面了,花燃。”

  仲花燃黑暗中的眼睛顿时瞪得大大地,她猛然翻身,看向了站在门口的拿到身影,因为动作太大扯动了身体里的经脉,疼痛顿时让她表情开始抽搐起来。但是看到了面前的这个男人,仲花燃已经管不了身上的痛苦了。

  “仲无辜!”她咬牙切齿地说道。

  当初就是这个男人,将自己送到了东云,让自己用身体去贿赂那些高官显贵。也是他,第一次用身体教会了自己这样肮脏的勾当,到底是什么样的体验。她一辈子都忘不掉那张恶心的老脸,看到就想一剑戳上去。

  仲无辜看到仲花燃痛恨的表情,却是一脸的享受,欣赏了一下之后说道:“从今天开始,仲灭去养伤了,我来接受你的事情。没想到吧?我也已经真境了!这么多年来,我知道你想要找我报仇,想要杀了我,所以你拼命修行,但是你终究还是追不上我,今生今世,你都不可能逃得过我的手掌心,就像现在一样。”

  “你要干什么?”仲花燃突然就慌了,她似乎猜到了对方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尤其是在听到仲无辜说他接手了仲灭的所有职务的时候,她的心中就已经有了不好的猜测。

  过去那种黑暗的世界,又将重新降临在自己的身边。

  但是仲无辜什么都没有回答她,只是转身离开了这个阴暗的角落,远远地,仲花燃就听到了他对门外守备吩咐道:“这两天,好吃好喝给她,如果她不吃,就灌她吃。哦,对了,不要让她的身体受伤……”

  仲花燃突然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地板的坚硬冰凉没有感觉了,甚至长生虫的带来的痛苦也都没有感觉了。她突然就哭了起来,无力地,不甘地,绝望地,低声哭泣着。

  她突然想到了小安,那张略带黝黑的清秀的脸,总是挂着阳光一样的笑脸,就是这样的一张脸,让她久久不能忘怀,让她沉迷了,让她觉得,自己的生命里,终于要有一点点地光明了。

  她小心翼翼地,远远望着这一点光明,不敢走进,不敢将它捧在手心里面,好好地享受它带来的温暖和幸福。但是突然之间,这一点的光明,也要消失不见了。就在她努力地停留,努力地终于接近了这一点光明之后。

  大概,自己今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吧?仲花燃这样想着。

  仲无辜的手段,她是知道的,当初自己就逃不出对方的手心里,就连自杀都做不到,何况现在只是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普通人?甚至连普通人都不如的阶下囚,会有什么样的下场,还需要去仔细想?

  她忍不住抬起了头,看着窗外的月亮,眼泪顺着她的脸,和月光一样,落满了身上。

  第二天早上,安小语又收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最近这些天,好像每天早上,安小语都能够看到这样的消息,都让她有点麻木了。她打开了名士的报告,仔细地阅读着那些新闻的剪切和相关的内部资料,也是有些震惊了起来。

  这一次,四生盟会好像要玩一把大的了。

  就在今天早上的时候,东云的朝阁分部居然行使了各省朝阁的独立注册权,第一个公开承认四生盟会是帝国正式的身修民间联盟,受到东云朝阁在法律范围内的相应保护。

  这样的消息一公开,不要说各个省份,就连帝都朝阁总部都开始震惊了。东云省的朝阁分部到底在做什么?难道他们要顶着军委和武修的压力,站出来力挺四生盟会?

  但是各省的自主注册权同样是朝阁总部赋予各个省份的权利,四生盟会的正式建立没有一点的毛病,而且在东云省会注册四生盟会的人也并不是之前备受瞩目的北首浮生,而是另外的一个人。

  这个人长得很年轻,看起来甚至比浮生都要年轻,和浮生的满面笑容不同,这个人在网络公开视频上阐述当初蟾山所有事情的时候,所表现出来的嬉笑怒骂,简直就像是一个熟练的政客一样阴险狡诈。

  不,这是一个杀手!安小语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这个人的真正身份。

  这个人,是四生盟会东部地区身修的总统领,东首无生。

  无生的出现,以及四生盟会的正规化顿时在帝国内部掀起了一片浪潮,在昨天安小语惩治宗师的事件之后,全国的公民又开始找回了安全感,开始关注起了所有事情的本质。

  各方势力开始攻讦四生盟会,但是在东云省朝阁的保护下,他们也只能使用正规的手段对四生盟会进行调查和论辩。于是四生盟会成为了这么多年来,帝国内部第一个既受到通缉,又受到朝阁保护的民间组织。

  调查组开始就蟾山天池的事情与无生进行论证,双方各执一次,顿时场面尴尬无比。

  安小语倒是觉得无所谓,但是更加确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想。浮生一定是因为动用了禁忌的东西,让自己受了重伤,不然现在不可能是这个叫做无生的人在主持大局。

  一个杀手能够下棋吗?如果能的话,现在坐在办公室的就不是车梓畅了,而是点墨。

  但是对于这些人的拖延扯皮,安小语也没有在意,她比较在意的是,双方似乎进入了一个僵局,而且还是故意的。如果说无生想要拖延时间让浮生的伤势痊愈,那调查组这边,他们在等什么呢?

  这个时候,姜欣悦终于带着姜全的邀请来到了她家里,晚上两个人一起去了姜家,姜全这才告诉了安小语说:

  “他们在等第一楚家的年轻天才,突破到真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