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浴火重生

作品: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作者:风光霁月|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20-01-08 10:10:08|下载:盛世嫡女:医品特工妃TXT下载
  热。

  令人窒息的热。

  一个声音不断在耳畔重复,“报仇!楚君澜,你要报仇!”

  楚君澜如坠梦魇,挣扎中猛然醒来,入目的是一片熊熊烈火!

  纷乱的记忆涌入脑海,她应接不暇,依着求生本能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趴伏在一个梳双环髻的少女背上。

  “三小姐,奴婢不会丢下您的!”少女咬牙,奈何力气有限,即便楚君澜清瘦,也将她压的脚步踉跄。

  火光越来越炙,屋内烟尘弥漫,她声音透出几分绝望:“就算死奴婢也要跟您死在一起!”

  “紫嫣……”这具身体已长久不开口说话,嗓音沙哑的像是被砂纸刮过。

  “三小姐!”紫嫣惊愕停步,不可置信的回头。

  楚君澜双脚落地,脑中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不由痛苦的捂着太阳穴甩了甩头,她还是21世纪中医世家出身的特工楚君澜,可她好像又不只是她了!

  强忍肌肉的疼痛和神经末梢的麻木,楚君澜抓了脸盆架子上的两条巾帕打湿,一条自己系在脸上,一条塞给紫嫣。

  “捂住口鼻!”

  “三小姐,您,您醒了!您能动了!”紫嫣依旧没回过神。

  这丫头怎么不太聪明的样子?

  楚君澜无奈的一把将人拉起,直奔门前冲去。

  她自小接受严苛的训练,身法自是不俗,只是这具身体太弱了。

  记忆中,这具身体的主人被人从阁楼推下,得了“木僵”之症躺了一年多,用现代话来说就是做了一年多植物人,这会子肌肉都快要萎缩了。

  一道横梁忽然砸下,楚君澜带着紫嫣敏捷的躲开,横梁落地发出“轰”的一声响。

  “啊!”紫嫣惊叫。

  楚君澜咬紧牙关,继续带着人往外冲。

  紫嫣强压泪意,“三小姐,您自己逃,别管我了!”

  “不行!”

  紫嫣和紫苑对她忠心耿耿,就算她做了植物人她们也没另谋新主,她生母早逝,王姨娘对她百般迫害,紫苑已为护她被王姨娘发卖了,身边就只剩紫嫣……

  难以压制的怨气在脏腑之中激荡,楚君澜只觉那怨气无从发泄,几乎要将她的皮囊撑爆!

  “老爷太狠心了,您已那样了,还听王姨娘的要将您许给恭定王府的傻子!平日里您的吃穿用度都克扣,咱们院里也不给安排其他下人,奴婢才刚看您眼珠一直动,想去回老爷给您请个大夫来瞧瞧,谁知道才走出去就发觉不对劲儿,一回来,窗子都已经烧起来了!”

  “嫁给傻子?呵!”楚君澜冷笑,浓烟呛的她咳嗽一声,越发的加快脚步。

  紫嫣眼睛红肿,眼看着楚君澜的发梢被烈火撩到,心里又酸楚又感动。三小姐还是原来那样,对她就如同对待亲妹子,老天爷不开眼,为何要为难这样善良的人!

  房门拦路,被楚君澜运足力气一脚踹开。清新空气涌入,屋内“轰”的一声响,立即有一股推力将楚君澜与紫嫣凭空推了出来。

  “啊!”紫嫣大叫。

  楚君澜当即护着紫嫣的头在地上滚了一圈卸掉力道。他们身后的厢房已炙烈的燃出连串的噼啪声。

  “走水啦!走水啦!”有人声从远处传来。

  楚君澜勾起半边嘴角,丢开蒙面的布巾嘲讽的笑了。

  屋子已烧成这般模样,这会子才有人发现?楚家下人都是死的不成?

  紫嫣手脚并用的爬起,仔细从上到下检查楚君澜,“三小姐,您怎么样了?您伤着没有?”手指悬在她擦伤的手肘,眼泪掉了下来,“都是奴婢没用……”

  “好了,别哭了。”楚君澜被她哭的头更疼了。

  忽然,眼角余光瞥见一男一女两个鬼祟的身影在月亮门处探头探脑。

  楚君澜猛的起身,几个箭步便利箭一般窜到两人面前,双手抓住二人的领口。

  “是你们?”

  左手提着的女子十七八岁,是孙姨娘身边的二等丫鬟芷兰,凑近了便闻见她身上有股冲鼻子的火油味。

  而视线落在右侧那男人还算周正的容长脸时,一段记忆猛然排山倒海袭来。

  初春,草长莺飞,桃蕊初绽。她与庶姐妹楚梦莹、楚云娇一同阁楼赏景。楚梦莹忽然说似是来了小日子,拉着楚云娇去净房查看,就只剩她依着美人靠端着茶盅品茶。

  那是上好的龙井,可刚吃一口,就听见了一阵脚步声。

  私自走上阁楼的,就是眼前这个人!大管家的次子马长明!

  就是他,对她心生歹念,在她慌不择路逃跑时,一把将她推下阁楼,从此她就失去了行动能力,甚至眼睛都睁不开,每天只能躺着,对外还有意识,却不能动,不能看,不能说……

  明明听得到,明明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做不了,甚至有人私下里侮辱她,她一个木僵之人连还口都不行。

  那等绝望,都拜他所赐!

  “你!该!死!”

  怨气无可压制,楚君澜彻底融合了这具身体的记忆,她就是经历了一切苦难的原身,一切痛苦都感同身受,手上用力,一把将人推进了火海。

  紫嫣惊呼一声,双手捂着嘴,惊惧的瞪大了眼。

  “你,你是人是鬼!”芷兰惨叫,惊恐的尿了裤子。

  “你是孙姨娘派来的,马长明是王姨娘的亲信,你们两家主子是想合谋烧死我?”

  “不,不,奴婢只是……”

  楚君澜懒得听芷兰解释,她身上的火油味已能说明一切,在她张口鬼叫之前一指点在她脖颈,将她也丢进了火场。

  火海之中,浑身着了火的马长明和芷兰痛苦的四处乱扑,偏叫不出声,无法求救,着实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三小姐……”紫嫣的声音在发抖。

  “怎么?怕了?”

  紫嫣连连摇头。

  楚君澜冷笑,“屋架子都快烧塌了,也不见有人来救火,没见水龙局和五城兵马司来人,只有他们两个在月亮门处监视着我死没死,你说,烧死他们冤不冤?”

  紫嫣嘴唇抖了抖,终于坚定的点头:“不冤!这场火一定与孙姨娘和王姨娘脱不开干系!”

  “孺子可教。他们要把我‘卖’给恭定王府是吗?”楚君澜眼含锐芒,嫣红的唇弯起一个凉薄的弧度,“想让我嫁给个傻子换彩礼?她们想得美!”

  “三小姐,您,您要干什么?您不能杀人啊!”

  “不能?”楚君澜笑了,“你以为我要杀了王氏那贱人?那岂不是太便宜了她!我要让她活着受罪,将我与哥哥承受的苦难都让她尝个遍!”

  紫嫣松了一口气,拍着胸脯,“那就好,原是奴婢想多了……”

  “不过,不想嫁给那傻子,让他去死就行了!”楚君澜说罢转身便往院墙而去。

  紫嫣简直被吓傻,“什,什么?三小姐,您去哪?您不能去,他可是恭定王世子!”

  管他是什么鬼世子!

  楚君澜咬牙,原本明媚潋滟、风情万种的杏眼,此时就像一汪旋转着的深潭,酝酿着地狱般的黑。

  “你藏起来。”丢下这么一句,楚君澜一个纵身翻墙而出。

  一墙之隔的街道已经乱了起来,水龙局的人正急匆匆往这里赶。

  楚君澜避开人群,直奔恭定王府,她没有什么卓绝的轻功,只有一身早已刻进骨血的轻盈身法,随着跑动,原本僵硬的身体也逐渐恢复了活力,很快,她便来到了恭定王府的侧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