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267章 多情公子

作品:偷香高手|作者:六如和尚|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3-01 17:08:29|下载:偷香高手TXT下载
  “哦~”武修文看着她拉长了声音,“如今姓杨的有蒙古的荣华富贵,身边还有你这样的美人儿相伴,难怪不想冒险救人。”

  武敦儒也附和道:“也亏得芙妹当初还那么喜欢他,真是瞎了眼。”

  “此言差矣,”武修文立马摆手,“芙妹喜欢的明明是宋青书宋大侠,人家宋大哥人又帅武功又高,麾下雄兵百万,是当世一等一的人物,有些人还是有点自知之明,莫要去比较。”

  杨过眼皮直跳,想到深爱的姑姑也是被那个男人抢走,他感觉到体内有一股怒意快要抑制不住了。

  躲在暗处的宋青书瞠目结舌,武氏兄弟武功虽垃圾得一批,但这垃圾话却是历史超巨的水平啊,一听就是老阴阳人了。

  再让他们喷下去杨过就要暴走了,本来暴走也就罢了,但自己被当枪使,这种感觉很不爽啊。

  于是他急忙现身:“救人之事需要从长计议,两位武兄莫要冒失。”

  他以本来面貌出现,大武小武见到他不由得一脸兴奋:“宋大哥!”

  宋青书点了点头,然后对杨过说道:“杨兄弟,大武小武也是救师心切,请你莫要见怪。”

  “哼~”看到是他,杨过浑身瞬间紧绷,仿佛马上要出手,不过终究还是忍住了。

  公孙绿萼好奇地打量了宋青书一眼,对这个传奇的人物她也有几分好奇,不过很快便移开了目光,她的心思全都在杨过身上,哪里还容得下别的男人。

  “我姑姑在哪里?”杨过眼神不善地看着宋青书。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武当山一别,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听到这消息,杨过心绪一阵波动,显然心中升起了涟漪,一旁的公孙绿萼则不由神情一黯,一阵酸楚之意涌上心头。

  “其他的先放在一边,现在当务之急是救郭大侠。”宋青书本来想喊郭兄的,但杨过喊他郭伯伯,这样未免有占他便宜之嫌。

  杨过也收拾好心情:“不错,如今有你相助,我们救郭伯伯的希望又大了几分。”

  “还远远不够。”宋青书将蒙古这边的高手大致说了一遍,杨过越听眉头皱得越紧,他也知道不好办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说来也奇怪,刚刚杨过明明也说了类似的意思,但大武小武却根本听不进去反倒冷嘲热讽,如今宋青书一说,他们则马上冷静了下来。

  宋青书答道:“据我说知,周伯通和洪七公两位老前辈应该也在和林附近,你们想办法联系上他们。”

  “对啊,有他们两位在,我们一定能将师父救出来。”大小武听到那两人信息,不由得兴奋不已。

  宋青书却说道:“另外还需要内应,有一件事需要劳烦杨兄弟去做。”

  杨过沉声道:“你说!”

  宋青书有些迟疑:“可此事有违侠义之道……”

  杨过淡淡地说道:“只要能救出郭伯伯,我个人名声损失点又算什么。”

  “杨兄弟果然急公好义,”宋青书这才说道,“如今天牢看守郭大侠的将军是兀良合台,他是蒙哥的旧部,若我们能得到蒙哥遗孀雅伦王妃的帮助,可以省掉很多事情。”

  杨过皱眉道:“雅伦王妃又怎么可能帮我们?”

  一旁的公孙绿萼心中一紧,不会是让杨大哥施展美男计吧?像杨大哥这样英俊有魅力的男人,对方就算身为王妃,恐怕也很难抗拒吧。

  宋青书不知道她心中念头,继续说道:“雅伦王妃有个孩子,是蒙哥的遗腹子,她素来极为疼爱,杨兄找个机会将她的孩子抓出来作为人质,她肯定会就范的。”

  杨过不由一愣:“欺负人家孤儿寡母,有些不太好吧。”

  宋青书苦笑道:“我也知道这样有些让杨兄弟为难。”

  杨过深吸一口气:“放心,为了救出郭伯伯,就算有违侠义,我也回去做的,只不过我需要你保证不会伤那孩子性命。”

  “这是自然,我又不是嗜杀狂魔。”宋青书想到雅伦王妃当初带孩子的情形,更是不忍。

  这时公孙绿萼开口了:“宋公子,蒙哥虽然死了,但毕竟曾经是储君,他的府上守卫何等森严,想进去抓人恐怕绝非易事。你让杨大哥冒险去做这些事情,不知道你又准备做什么呢?”

  宋青书忍不住笑了:“小姑娘还没嫁人就开始护短了啊。”

  公孙绿萼脸色一红,心虚地看了杨过一眼:“哪有~”

  宋青书这才答道:“我当然知道蒙哥王府守卫森严,所以我要去给你们制造机会来个调虎离山,你们在趁机潜进去找人。”

  接下来和他们商议了一些细节,宋青书则回到了自己住所打坐,没过多久,一辆马车缓缓停在了他门口。

  一队骑兵迅速下来四散开来负责周围的安全,马车上下来了一个美丽的女子,赫然便是雅伦王妃!

  只见她下车后径直走了进来,往宋青书所在走去,看到他的身影方才停了下来,挥了挥手让手下人出去,方才说道:“我已经来了,你可以将我父亲身亡的细节告诉我了。”

  宋青书注意到她这次出来并没有带孩子出来,心中暗暗松了口气,虽然猜到她多半不会带出来,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这位公子是?”宋青书没有回答,反而目光落在她身旁一翩翩佳公子身上,就算同为男人,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极为有魅力的人物,双目中有着可教女性融化的温柔神色,蓄在唇上浓黑而文雅的小胡子,似乎让他英俊的脸庞上随时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视线落到他手中那纸扇上,一大堆吐槽顿时涌上心头,这漠北苦寒之地随时带把扇子在身上,也不怕扇着冷得慌?

  那公子微微一笑,手中折扇一展,上面有着一副仕女图,画工惟妙惟肖,一个仙子般的人物跃然纸上,不是靳冰云又是谁:“在下花间派侯希白,见过水月大宗。”

  “侯希白?”宋青书一怔,怎么连他也出现了?说起来影子刺客帮海迷失,侯希白帮雅伦王妃,这俩师兄弟还真是有意思。

  “大宗认识我?”侯希白感受到他的语气,不由好奇道。

  “你和年怜丹什么关系?”宋青书想到当初年怜丹在西夏城中那龌龊之态,对花间派三个字没什么好感。

  “我和他虽然同出花间一派,但属于不同派系,并没有什么交集,侯某也素来不耻其为人,还望大宗莫将我们混为一谈。” 侯希白正色说道,显然没少受到这样的误会。

  宋青书嗯了一声,指着他扇子上的靳冰云说道:“你将她画在自己扇子上,难道不怕魔师怪罪么?”

  侯希白拿过扇子看着靳冰云的画像,微微笑道:“我只是客观地记录世上美好的事物,并无半分亵渎之意,魔师何等气度,又岂会在意这些小事。”

  能将痴汉行为弄得这么艺术,宋青书不得不佩服,正要称赞几句,忽然注意到他扇子另一侧的女子画像,不由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