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258章 忌惮之人

作品:偷香高手|作者:六如和尚|分类:武侠修真|更新:2020-02-12 14:49:47|下载:偷香高手TXT下载
  海迷失立马说道:“这样的话可不敢乱说,翠羽黄衫和我们蒙古人是死敌,我怎么可能指派得了她。”

  “那王妃到底派了谁去对付斡陈?”宋青书也知道她绝不敢承认,只是不清楚她到底和通天巫联手还是和霍青桐联手了,目前看来霍青桐的概率要大些,可惜那女人不和我说实话,想到霍青桐拒绝自己的样子便有些牙疼。

  “谁说我派了人去对付斡陈了?明明是你和大萨满把人给弄没了,可别把黑锅扣到我身上啊。”海迷失一本正经地否认。

  宋青书并不意外她的回答,这个时候她当然不会承认和这件事有关系了:“王妃今天来这里所谓何事呀?”

  海迷失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就是在和林城呆得太久了出来活动活动,大宗不会有意见吧?”

  “当然没有,”宋青书有些好奇,“王妃为何忽然对我态度冷淡了许多,之前可不是这样的。”

  海迷失抿嘴笑道:“大宗难道不知道女人的心最善变么?”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看来斡陈死了我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难怪王妃这般。”

  “很多事情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嘛,”海迷失凑到他身边,带来了一缕香风,“作为曾经的盟友,友情提醒一下,你当务之急还是考虑一下回和林城如何保命吧。”

  宋青书眉头一皱,他也清楚这次出来损失太惨重了,活下来的两个人肯定都要被追责,水月大宗因为只是个客卿身份,主责肯定落不到他头上,他也背不起这责任,但正因为他人微言轻,说不定铁木真顺嘴一句就决定了他生死,再加上之前在西夏临阵逃脱,和林那些人对他的印象本来就差到了极点。

  “对了,你那位侍女以为你死了,跑回来哭哭啼啼还挺伤心的,这么好一个小姑娘,陪着你死未免太可惜,就让我帮你照顾她吧。”海迷失又说道。

  宋青书心中大喜,有风女在身边,做起事情来总是束手束脚的,如今她带走了最好,当然表面上却丝毫没有暴露出来,还露出了愤怒之色:“王妃这样做未免太绝了吧。”

  海迷失倒是毫不介意:“等你渡过这一劫再和我说这些吧。”说完便要离去。

  宋青书假装要追上去,忽然一道黑影拦在了他身前,定睛一看,应该是之前那影子刺客了,见对方眼神不善地盯着自己,忍不住笑道:“我很好奇,你这样替她卖命,到底有没有得偿所愿近过她身子?”

  影子刺客呼吸一窒,继而有些恼怒地瞪了他一眼:“和你无关!”他声音沙哑无比,有一种浓浓的杀意,说话风格和中原一点红有些相似,这些杀手都流行这作风么?

  宋青书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听哥一句劝,舔狗是没有前途的,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影子刺客:“……”

  海迷失:“……”

  两人终究还是离开了,虽然影子刺客很想和宋青书打一架,但海迷失阻止了他,把她当女神看待的影子刺客自然言听计从。

  宋青书则回到帐篷里开始冥思,思索着回和林后如何应对,虽然有些担心但并没有太过焦虑,毕竟还有通天巫这家伙暗中相助,为了不暴露,他也不可能坐视自己出事的。

  他现在最担心的反而是李莫愁阿曼她们,也不知道她们接下来会去哪儿,铁延部的人已经跟霍青桐走了,不知道她们能不能找到。

  几天后,队伍回到了和林城,在城外数十里,怯薛军统领纳牙阿就亲自带人来接,说是接,感觉更像“逮捕”。

  兀孙老人麾下的军队有专人接管,他和宋青书两人被“请”走,直接往皇宫面见大汗。

  尽管已经有了应对之策,事到临头兀孙老人还是有些发憷,心跳比平时快了不知道多少倍,脚也有些发软。

  反倒是宋青书要淡定得多,这并非他心理更强,说到底还是他底气更足。

  到了皇宫里面,不出意料,在场的人并不多,除了正上首的铁木真之外,旁边坐着萨满教主通天巫,下面立着“人妖”里赤媚、帝师“八思巴”,另外还有纳牙阿,最让人意外的是旁边还坐着一个清雅脱俗犹如精灵的白裙女子,不是靳冰云又是谁?

  要知道这次连忽必烈旭烈兀这几个王爷都不在场,更别提其他万户或者贵族,偏偏有她这样一个少女在,背后的一切值得人深思。

  看来魔师宫和铁木真之间的联系比想象中更深,靳冰云有资格出现在这里肯定不是因为她自己的能力,而是因为她的身份,她代表着魔师宫,代表着庞斑。

  宫殿里气氛很凝重,还是铁木真率先打破了沉默:“说说吧,这一路所有发生的事情。”他说话时没有什么表情,看不出此时心中在想什么。

  兀孙老人急忙将这一路到铁延部、之后去沙漠寻找高昌迷宫,中途遇到沙尘暴被袭击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并非老老实实交待一切,很多事情避重就轻,这些他之前已经和宋青书商量好了。

  “这个翠羽黄衫还真是我们蒙古的心腹大患,已经好几次和我们作对了。”里赤媚阴柔的声音饱含杀意,“大汗,不如由我出马,潜入木桌伦部杀了这贱人。”

  铁木真摆了摆手:“霍青桐虽然是一介女流,但也称得上一代名将,哪会这么容易被刺杀,更何况她那边不仅有天山的高手,还离昆仑山很近,要是惹出那人就麻烦了。”

  里赤媚脸色微变,最终也没有再说什么。

  宋青书心中一动,他们口中的那人到底是谁?

  “比起杀霍青桐,我更好奇她为何这么巧出现在那里,仿佛对你们的行军路线一清二楚,不会是我们内部的人泄露了消息吧。”另一边的八思巴说道。

  他声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仅存的这两人身上,比起兀孙,更多的还是看向宋青书。

  宋青书心中一凛,正寻思如何应对,铁木真却岔开了话题,直接望向兀孙:“就算有沙尘暴,以你的精神力监测网络,也不应该对霍青桐的突袭毫无防备才对。”

  兀孙急忙下跪请罪:“因为在铁延部那晚我被一黑衣神秘人突袭,中了他的毒针一直没有痊愈,一路上都在逼毒,因为沙尘暴来临,我也一时大意放松了警惕,才让霍青桐得逞,还望大汗治罪。”

  “不知是什么样的毒针能让大萨满这样的人物都中了招?”一直端坐在一旁的靳冰云开口了,声音柔和动听,明明问题直切要害却丝毫引不起兀孙反感,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这女人根本没有害人之心,完全是出于好奇而已。

  “这是从我体内逼出来的断针。”兀孙早有准备,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缓缓展开,露出了里面黝黑的牛毛细针。

  “你们可认得这是什么暗器?”铁木真沉声问道。

  里赤媚和八思巴拿过去细细观察,最后对了一下眼神,开口道:“这应该是中原日月神教的独门暗器——黑血神针!”